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四十章 天下第八(1 / 2)

  “谁?”

  天璇眼神一凝,瞳孔之中金光爆射,口中厉声喝问道,内心却是震动不已。

  他非但领悟了自身大道,更拥有“神之瞳”这种天下无双的特殊体质,自认为只要圣人不出,世间罕有敌手,却完全没有感知到此人的到来,对于这名乱入者的实力,不禁暗自揣测,警惕不已。

  “果然是你!”

  飘散的烟雾中传出一个年轻而熟悉的声音,语调平和,却不知为何透出一股慑人的气势,令闻者心惊肉跳,不得安宁。

  “原来是你!”

  天璇瞳力惊人,这时候也已经透过烟雾,看清了来人的面容。

  纤瘦的身躯,白色粗布长衫,以及那似曾相识的清秀面容。

  上一次他设局捕捉“天煞体”,正是被这名少年所阻,最终功亏一篑,当时少年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便曾令天璇大为惊叹,直呼妖孽。

  如今不过相隔数十日,少年身上的气势竟然更胜从前,周身隐隐散发出道的痕迹。

  入道灵尊!

  怎么可能?

  不到二十岁的入道灵尊,纵览当世,也是绝无仅有,闻所未闻。

  天璇心中涌起惊涛骇浪,只觉此人的成长速度,简直可以用“诡异”二字来形容。

  “钟文!”

  烟雾渐渐散去,看清来人面容,甘暮云芳心一颤,本已流干的泪水,也不知从哪里又钻了出来,在眼眶里滴溜溜地打转。

  莫非他就是达拉天神的化身么?

  在几乎丧失了求生欲的绝望境地,钟文的出现,恍如寒冬里的一壶烈酒,沙漠里的一片绿洲,湍流中的一根浮木,黑暗中的一盏明灯,重新灌溉滋润了甘暮云本已枯萎的心灵。

  过往的一幕幕在甘暮云脑中纷纷闪过,她忽然发现,每当自己处于困境,钟文总是会从天而降,如同达拉天神的使者一般,拯救她这个虔诚的信徒于水火之中。

  达拉族之花黯淡的眼眸之中,再次散发出清澈而晶莹的光芒,一双美眸紧紧凝视着白衣少年,仿佛要将这个伟岸的背影牢牢印刻在脑海之中。

  这时候,又有两道身影从天而降,分别立于钟文左右。

  站在左侧的,乃是一名约莫三十出头的青衫女子,生得体态丰盈,艳若桃李,绝美的瓜子脸上,镶嵌着一双秀气的大眼睛,远远望去,犹如养在深闺的富家小姐,然而眸中的犀利光芒,却昭示着此女绝非易与之辈。

  右侧之人同样是一名绝美女子,看上去不过二十余岁,曲眉丰颊,明眸皓齿,身上的白色长裙随风飘荡,一尘不染,腰间系一副红色软甲,令本就曼妙的曲线更显窈窕,身侧佩剑与背后银枪交相辉映,端的是英气逼人,华贵冷艳,端丽不可方物。

  这一青一白两位佳丽,自然就是尾随钟文上山的叶青莲和江语诗。

  是她?

  二女都与甘暮云在西岐边境大战中会过面,尤其江语诗更是曾和她大战了一场,同为世间罕见的绝色,三女在顷刻间便认出了对方身份。

  “寨子里的人,是你们杀的?”

  就在叶青莲与江语诗观察四周之际,钟文已然对着天璇发问道。

  他的语调十分平缓,潜藏其中的冷意却完全无法掩饰,脸上更是没有一丝笑容,眸中的怒火几乎要化作实质。

  当初我为什么没有杀了他?

  贝吉尔特,库洛洛,罗格长老,珠玛的父母,小明的父母……

  一想到这些鲜活的生命,皆因天璇二人而死,钟文心中顿时被无尽的悔恨吞噬,就仿佛千万根尖针在同时刺扎胸口,除了痛,还是痛,再也感受不到一丝其他的情绪。

  正因为我放跑了他,才连累了这么多无辜的生命!

  都是因为我!

  强烈的自责如同滔天巨浪,几乎要将钟文淹没,吞噬。

  他却也不想想,自己当初是否拥有杀死天璇的能力。

  “是又如何?”天璇是何等心高气傲之人,分明感受到了对方的愤怒,他却没有任何退让的意思,反而朗声笑了起来。

  “砰!”

  笑声尚未止歇,天璇只觉不知从哪里飞来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干净利落地击打在他脸上,劲道之强,竟是生平罕见,将他整个人狠狠捶飞了出去,在空中回旋翻转,重重砸落在山壁之上。

  “咔嚓!”

  在这股巨力作用下,天璇脸上的白色面具瞬间碎成两半,纷纷掉落在地,露出其本来面目。

  出乎钟文意料的是,行事狠辣,杀人无算的天璇,居然生得剑眉星目,仪表堂堂,若非脸颊被捶得略微肿起,单看外貌,竟然好似一个帅气逼人的风流侠客,那一双金光闪闪眼眸,更是为他增添了几分异样的神采。

  “混账,给我滚开!”

  就在此时,一个暴躁的嗓音自钟文脚下传来。

  紧接着,原本被钟文踩入地面的金奎虎躯一震,释放出一股浩瀚磅礴的灵尊气息,两条满是肌肉的胳膊分别自左右而起,狠狠打向踏在自己身上的可恶少年。

  两道火红色的光芒自他双拳亮起,散发出震天动地的惊人气势,挟着“呼哧”巨响,居然令整个山寨的温度,都上升了几分。

  “聒噪!”

  钟文面无表情,只是冷冷地吐出两个字,随即抬起右脚,又一次狠狠踩了下去。

  “啊!!!”

  伴随着一道尖厉的惨叫声,金奎身上的惊天气势瞬间偃旗息鼓,壮硕的身躯居然又被踩下去几分,大半个身体都陷入到地面之中,一时间没有了声息,也不知断了几根骨头,伤了多少器官,模样当真是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金奎!”

  此时的天璇已经站起身来,望着被钟文踩在脚下狼狈不堪的搭档,既惊且怒,双目圆睁,咬牙切齿地说道,“小子,上次是我大意了,今天便让你见识见识‘神之瞳’真正的力量!”

  面对眼前的白衣少年,他的脸上早已没有了从容和淡定,嘴里吐着狠话,却多少给人一种色厉内荏的心虚感。

  “你!该!死!”

  钟文眼中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凶焰,无比缓慢地吐出这句话。

  每一个字,都如同一记重锤,狠狠地敲打在天璇的心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