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六百零五章 俺果然是天命之子(1 / 2)

  张棒棒转头望去,只见右侧约莫五丈左右的距离,不知何时出现了两道身影。

  一个样貌俊秀,身着白衫的少年。

  一名容色清丽,身姿窈窕,看上去约莫十四五岁的黄衫少女。

  若说在这边荒之地,突然跑出来一对俊男靓女还算不得如何稀奇,那么少女手中那柄比自己还高的古怪大锤,便多少显得有些异样了。

  不用说,这两人自然就是打算前往蚩族地界的钟文和沈小婉。

  “一个时辰之前才吃的饭,怎么又饿了?”只听钟文一脸惊讶地说道,“照这样下去,咱们带的食材,怕是支撑不到国境线哩。”

  “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变得特别容易饿。”沈小婉自知理亏,俊俏的小脸蛋微微一红,声音不觉低了几分,左手将大锤扛在肩上,白白嫩嫩的右手拉着钟文衣角,有些不好意思地轻轻晃动着。

  难道是因为巨灵体?

  钟文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可能。

  超凡的力量,往往也意味着巨大的体力消耗,对于食物摄入的需求,自然亦是不同寻常。

  “小婉,咱们带的食物虽然不多。”他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伸手一指面前乌泱泱一片的蚩族大军,“但你看这些蚩族人,一个个膘肥体壮……不对,是人高马大,伙食想必不错,不如就问他们借一点吃的罢!”

  “他们会借吗?”沈小婉心思单纯,还以为他真的是要“借”粮食,忍不住担心道。

  “傻丫头,这些是来侵略大乾的坏人。”钟文暗暗好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少女的脑袋,语重心长道,“跟他们那么客气作甚?不借也得借!”

  “哦。”沈小婉恍然大悟,清秀的眼眸中波光盈盈,看向蚩族军队的目光里隐隐带着一丝兴奋,险些就要流出口水来。

  蚩族大军的首领正要下令狼骑兵出击,将张棒棒五人撕成碎片,目光忽然一转,落在了不知何时出现的钟文和沈小婉身上。

  对于平均身高达到七尺的蚩族人而言,这一对男女绝对算得上娇小瘦弱,然而对上沈小婉眸中的精光,这名首领却感到背脊一寒,莫名生出一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

  “咔咔哇卡库鲁!”

  蚩族首领晃了晃脑袋,眼睛微微泛红,口中爆发出一种完全不同于大乾语言的怒吼,手中的狼牙棒狠狠向前一指。

  “吼!吼!哇咔咔呀!吼!吼!”

  四周的蚩族战士纷纷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吼叫声,脚下的草原狼嗷嗷乱叫着蹿了出来,如同离弦之箭,直奔钟文和沈小婉而来。

  “小婉,干活了!”钟文拍了拍少女的肩膀,哈哈一笑道。

  “厨师哥哥,这些人……可以杀么?”沈小婉望着蜂拥而至的蛮族狼骑,俏丽的小脸蛋上带着些许迟疑。

  听她口气,竟是丝毫没有考虑到自己被杀的可能性。

  “若是落在蛮族手里,你觉得他们会放过你么?”钟文淡淡地答道。

  沈小婉虽然心思单纯,却也领悟了钟文话语中的含义,表情顿时松弛了不少,缓缓将左手的“沈大锤”交到右手,灵力灌输之下,锤子顶端电光流转,发出“呲呲”声响。

  数千斤的巨锤在这么个身材纤细的少女手中,竟然如同塑料的一般轻如无误。

  “小、小心!”王芋头忍不住高声提醒道。

  “嘘!”张棒棒一把捂住他的嘴道,“好不容易有人吸引了蛮族的注意力,咱们还不快走!”

  “这……不好吧?”赵木山嘴上迟疑,身体却非常诚实地摆出了跑路的姿势。

  “这两人细胳膊细腿的,怕是支撑不了多久。”李罗锅的举止比他更为露骨,嘴上还在关心少男少女的安危,人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跑出了数丈距离。

  “哎!”王铁锤看了看如狼似虎的蚩族大军,又瞅了瞅自己五人,犹豫片刻,终究还是叹了口气,紧紧跟上了李罗锅逃命的步伐。

  “救、救他们……”

  性格木讷的王芋头兀自伸手指向钟文和沈小婉的方向,用力挣脱张棒棒的手,结结巴巴地嚷道。

  “啪!”

  张棒棒见他脑筋撞不过来,情急之下,直接一个耳刮子扇了上去,厉声喝道:“呆子!你想要救人,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否则不过是贸然送死,白白丢了性命!”

  他一边高喝,一边伸手指向少男少女所在的方向,转头一看,却忽然愣在原地,嘴巴长得老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看上去瘦弱娇嫩的黄衫少女正抡起手中大锤,对着眼前的地面狠狠砸了下去。

  “轰!”

  锤子顶部与地面接触的瞬间,爆发出一道几乎要将耳膜震碎的巨大声响,无数道电光以少女为中心四处穿梭,飘散在空中的尘烟迅速将两人与一众蚩族狼骑兵的身形统统淹没。

  数不尽的蚩族战士和草原狼自蒙蒙烟雾中疾射而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高高飞起,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抛物线,又如同雨点般“噗噗噗”四散落下。

  视线落在那些七零八落的蚩族狼骑兵身上,张棒棒惊讶地发现,每一名被弹飞出去的蚩族大汉皆是两眼翻白,口吐白沫,浑身焦黑一片,未经打理的长发在电击之下高高竖起。

  有一种发型,叫作二阶堂红丸!

  这些蛮族壮汉大多不爱清洗身体,汗水的臭味与电击后的烤肉味交织在一起,吸入鼻中,端的是无比酸爽,令人反胃。

  待到烟雾散去,被黄衫少女巨锤砸中的地面上居然出现了一个约六尺深,近十丈宽的巨大圆形凹坑,这一锤之力,堪称恐怖。

  “好、好厉害!”

  五个“罗河天骄”无不瞠目结舌,呆呆凝视着眼前这违和的一幕,一个个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女霸王”这个外号,算是彻底实锤了啊!

  即便是早有所料的钟文,眼看着脚底下深深凹陷的地面,也不禁啧啧称奇,感慨万分。

  一锤得手,沈小婉并不停留,足尖在地面上轻轻一点,娇躯腾空而起,双手高举“沈大锤”,竟是反守为攻,对着蚩族大军所在的方向狠狠砸将过去。

  “轰!轰!轰!”

  一锤、两锤、三锤……

  一旦冲入敌阵,沈小婉便不再顾忌,手中大锤毫不停顿,一套“乱披风锤法”施展开来,每一式的威力都较之前一招要更胜三分,雷电之力仿佛不要钱似的疯狂涌出,锤子所过之处哀嚎遍地,声声炸裂,可谓狼入鸡舍,虎入羊群,无数蚩族战士的身躯在空中飞过,姿势各异,怪叫连连,如同烟花绽放,煞是有趣。

  一个萌妹子拎着大锤,对着一群彪形大汉穷追猛打,狂轰滥炸,场面显得怪异而违和,又隐隐有些滑稽。

  “咔咔祖鲁咔吧!”

  即便以残忍血腥著称的蚩族人,却也从来未曾遇见过沈小婉这样的暴力萝莉,望着眼前的诡异场面,蚩族首领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之色,口中又是一通叫唤。

  拥在他身后的狼骑兵忽然分作两队,从左右曲线前进,绕开了大发神威的沈小婉,直奔后方的钟文而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