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九十七章 真羡慕你们的脸皮(1 / 2)

  “这小子,有点意思!”

  望着上方诡异的战局,丁老怪眼中罕见地流露出一丝笑意。

  数十年来,这位被尊奉为“天下第一神医”的圣地长老,第一次对一个陌生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高空之中,钟文一边承受着三大灵尊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一边淡定地挖着鼻孔,颇有种“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气度。

  更有甚者,他还会时不时地将鼻孔中挖出来的东西搓成一团,弹向三个敌人,直气得廖启灵等人面色发青,浑身颤抖,却又拿他无可奈何。

  “阁主,小兄弟,不要打!有话好说!”

  眼见廖启灵和钟文起了冲突,公羊观图在下方急得直跺脚,口中不停地劝阻着,只恨自己修为不到天轮,无法飞至空中拉架。

  四人的战斗又持续了约莫半刻时间,廖启灵等人终于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事实。

  那便是,他们使尽浑身解数的进攻,对于钟文而言,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

  侧身躲过迎面而来的一波鼻屎攻击,廖启灵既感到气愤,又有些沮丧。

  短时间内高强度的灵力输出,令他略微有些疲惫,然而对手却丝毫没有挨打的觉悟,那悠然自得的模样,当真是怎么看怎么来气。

  身为“丹阁”中人,这三大灵尊自然都不会缺少恢复灵力的丹药。

  然而,饶是他们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在“欢乐三打一”的情况下再掏出药物来嗑。

  “二位长老,先对付其他人!”

  廖启灵终于决心改变策略,对着三长老和六长老发出了指令。

  两位长老闻声而动,齐齐点头,居然十分默契地袭向正在和剑修对战的江语诗。

  之所以会选择江语诗,乃是因为在交战诸人之中,珠玛和叶青莲虽然以少敌多,却都占据了上风。

  唯有仇天龙和江语诗二人都跟自己的对手打得有来有回,一时半会难分高下。

  而与相貌粗狂的仇天龙相比,千娇百媚、貌比花娇的江语诗,显然看上去要更好欺负一些。

  “咚!咚!”

  然而,伴随着两道微不可闻的轻响,两位长老一脸懵逼地发现,自己看似出其不意的猛攻,不知为何,竟然又一次打在了钟文身上。

  “两个老头不讲武德。”不知何时出现在眼前的钟文大叫大嚷道,“都有了我这样耐心的好对手,居然还去偷袭一个姑娘家,真羡慕你们的脸皮,保养得这么厚!”

  三长老和六长老被他一语喝破,当真是又惊又羞,两张老脸涨得通红,恨不得能有条地缝让自己钻进去。

  趁着钟文被两位长老牵制之际,阁主廖启灵忽然右手作刀,对着仇天龙斩出一道光耀夺目的灵刃。

  这位老谋深算的阁主,竟然以两位长老为饵吸引钟文,他的真正目的,却是正和紫衣刀客杀得难解难分的仇天龙。

  眼见计谋就要得逞,廖启灵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丝若隐若现的笑容。

  “咚!”

  然而,刚才还在与两位长老纠缠的钟文,不知怎地,竟然挡在了仇天龙面前,浑身闪烁着淡金色的光纹。

  “丹阁”阁主这记威猛绝伦的灵刃斩在“灵纹炼体诀”的光纹之上,就如同一滴水珠落入大海之中,甚至激不起丝毫涟漪,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廖启灵面色一沉,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完全不明白钟文为何能够预料到自己的偷袭,又是如何在短短一瞬间从那么远的地方赶来,及时挡在了自己跟前。

  三长老和六长老见钟文离开,心头一喜,再次对着江语诗的方向挥动拳头,一冰一火两种灵力交相辉映,气势惊人,誓要在最短的间内令这位青春靓丽的女将军丧失战斗力。

  “咚!咚!”

  下一刻,两位长老目瞪口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拳头十分不科学地砸在了钟文身上,甚至怀疑自己正置身梦境,不知何时才能苏醒过来。

  如此这般,循环往复,无论廖启灵和两位长老采取何种策略,或声东击西,或分进合击……打出来的灵技却只会落到钟文身上。

  而钟文体表的淡金色灵纹,又如同一层无比坚硬的龟壳,你强任你强,清风拂山岗,以灵尊级别的强大力量,也无法将其撼动分毫。

  这特么……

  三人气喘吁吁,脸色时而红,时而紫,只觉无比郁闷,几欲吐血。

  打不动钟文也就算了,他们却万万没有料到,就是想转而攻击其他敌人,竟然也无法做到。

  这名白衣少年就好似神仙转世,拥有未卜先知的能耐,总是能够及时“挨打”,竟然以一人之力,“围困”住了三大灵尊。

  “这位大师也真是调皮!”观礼席上的红衣女子素手掩唇,娇笑着道,“明明比廖阁主他们厉害得多,却偏偏要这般戏耍三人,直接打倒了多好?”

  到此地步,但凡有眼睛的,都能够看出双方的实力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级别,钟文就如同猫捉老鼠一般,在捕到猎物之后,并不直接杀死,而是放在掌心之中翻来覆去地把玩。

  而廖启灵和两位“丹阁”长老,便是那三只又肥又大的老鼠。

  “时代变了!”身旁的父亲长叹一声,发自内心地感慨道,“这位大师年纪轻轻,非但丹道造诣惊人,实力更是逆天,连他身边之人一个个也都如此了得,以后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爹爹,大师这般优秀,女儿嫁给他,也不算辱没了咱们家吧?”红衣女子挽着父亲的手臂,娇声问道。

  父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