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五百七十五章 应该很痛吧(1 / 2)

  是她!

  肥硕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之色,完全没有料到这名站在江语诗身旁,看上去稚气未脱的黄衫少女,竟然敢对自己出手。

  更让他感到荒唐的是,面对自己铺天盖地的灵尊气势,少女竟似完全不受影响。

  这么个小丫头,居然也有灵尊修为!

  想明白其中道理,肥硕男子心中的震惊之情简直难以描述,身为灵尊大佬的优越感,被瞬间削弱得所剩无几。

  总算他反应迅捷,立马招数一变,再次施展“七三拳”迎了上去。

  沈小婉看似大大咧咧,却是个认真负责的性子,被钟嘱托了一句“照顾好这个姐姐”,她便尽职尽责地守护在江语诗身旁,片刻不曾离开。

  发现了肥硕男子的偷袭,她更是毫不迟疑,第一时间挥起粉嫩的拳头,狠狠砸了过去。

  “小心!”

  江语诗深知青衣胖子修为精深,拳力彪悍,眼见身旁这名小妹妹居然为了自己挺身而出,感动之余,也不禁大为担忧,忍不住娇呼出声道。

  然而,她一句警示的话语才刚出口,肥硕男子与沈小婉的拳头已经“砰”地一声撞在了一起。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裂石穿云,响彻天际,在江语诗和李东来惊愕到了极点的眼神中,肥硕男子的胳膊居然被撞得弯弯扭扭,如同麻花弹簧一般,“咔嚓咔嚓”的骨骼碎裂声此起彼伏,圆盘似的大脸上泛出猪肝色,五官全都挤到一处,表情说不出的扭曲。

  他那圆滚滚的身躯如同松了绳的气球,高高飞起,远远飘去,变作一个小小圆点,在空中画出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最终竟不知落在何处。

  应该很痛吧?

  望着那下场如同动画片反派一般的肥硕男子,钟仿佛听见远处有人在嚷嚷着“我一定会回来的”。

  江语诗一双美眸盯着沈小婉上下打量,目光之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完全无法想象从这样的纤细的胳膊里,如何能够爆发出堪比上古神兽的恐怖巨力。

  这、这

  李东来目瞪口呆地站在空中,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久之前,他还在感慨葛月旻等人实力超群,暗自盘算着等到此间事了,要好好与他们套套近乎,想法子招揽一番,哪料想短短几个呼吸时间,三位彪悍的灵尊强者,竟然被一对十几岁的少年男女给击垮了。

  这甚至不能称之为一场战斗,只能算是单方面的凌虐和碾压。

  打是一定打不过了,可若就此退去,老头又感觉拉不下脸面,一时尴尬不已,堂堂皇室灵尊,大乾睿亲王,竟不知该进该退,一张老脸在不知不觉间涨得通红。

  就在他彷徨之际,钟的内心也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平心而论,李东来身为大乾王爷,追捕来自伏龙帝国的江语诗,乃是出于立场和职责,本来无可厚非,兼之他对钟的态度还算不错,直到葛月旻等人出手之际,还不忘提醒三人留下钟性命,可谓仁至义尽。

  然而,想到江语诗所受的伤害,若是就此将他放跑,钟却又多少有些不甘,一时间犹豫不定,踌躇不决。

  “小贼。”这时候,江语诗忽然开口了,“放他走罢。”

  “哦,他刚才这般对你。”钟略感惊讶道,“你也能忍得下这口气?”

  “他毕竟是个王爷,我此来大乾,本就是为了和李氏皇族合作,若是杀他,与目的不符。”江语诗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光洁的脸蛋上重新浮现出血色,愈显娇艳,“再说据我这一路观察,他多半只是个被诸葛草堂利用了的老糊涂罢了。”

  “一派胡言!”李东来被她这么一说,面子登时有些挂不住了,吹胡子瞪眼道,“本王追捕你这伏龙奸细,乃是天经地义之事,何来利用一说?”

  “是么?”江语诗微微一笑,“你可知道这葛月旻乃是李荣身边的幕僚?”

  “这个”李东来略一迟疑,“听桉儿提过一句。”

  “诸葛草堂素来超然世外,一心学术,从来不问世俗皇权。”江语诗平静地分析道,“可这三人分明拥有远超普通灵尊的实力,却甘心为李荣驱策,甚至还想要拥护他登上皇位,你就不觉得奇怪么?”

  “有、有什么奇怪?”李东来心中隐隐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口中却兀自嘴硬道。

  “且不说诸葛草堂最近忽然变得活跃起来。”江语诗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之色,“换作是你,若非心怀不轨,会选择扶持李荣那个草包争夺皇位么?”

  “这”李东来被她一句话呛得哑口无言。

  自家纨绔孙子李桉的那个死党二皇子是什么德性,他早就有所耳闻,如今听了江语诗的分析,老头居然觉得很有道理,完全找不到反驳的论点。

  “慕容秀的智囊若言,还有李荣身旁的葛月旻,这些人的行事风格,与传说中的草堂弟子截然不同。”江语诗又道,“虽然不清楚他们的目的何在,但诸葛草堂定然有所图谋,你不过是被他们当作枪使罢了。”

  李东来闻言默然,久久不语。

  “要想知道他们的目的,又有何难?”钟忽然哈哈一笑,三两步来到昏倒在地上的瘦削男子身旁,拎住他的衣领,将其一把提起,抬手就是“啪啪啪”三个耳光。

  瘦削男子悠悠醒转,脸上红通通的,微微肿起一块。

  缓缓睁开双目,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笑嘻嘻的清秀脸庞,瘦削男子心头一惊,正要开口喝问,忽然感觉对方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紧接着脑袋“嗡”的一下,便失去了自我意识。

  “为什么要追杀傻江语诗?”钟将他举在半空,朗声问道。

  “只要让李东来杀死江语诗,非但可以阻止李氏与江家联手,还能挑起双方的矛盾。”瘦削男子一字一句地答道,声音如同傀儡人一般,不带丝毫情感。

  李东来心头剧震,一张老脸登时沉了下来,“老糊涂”三个字盘旋在脑海之间,挥之不去。

  “为何要扶持李荣当皇帝?”钟接着问道。

  “李荣只是用来搅乱大乾帝国的一枚棋子,能不能当上皇帝,并不重要。”瘦削男子老老实实地答道,“只要他参与皇位争夺,掀起风波,便能大大削弱大乾的国力。”

  “你们诸葛草堂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钟问出了心中疑惑。

  “天下大、大乱”瘦削男子原本平淡冷漠的声音,出现了一丝迟疑。

  不好,快要控制不住他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钟皱了皱眉头,加紧提问道。

  “为、为了师、师”瘦削男子脸上流露出痛苦挣扎之色,说话断断续续,磕磕绊绊。

  正在此时,他的眼神忽然变得清明,看向钟的目光中满是恐惧与震惊:“你、你会精神秘法!”

  切!

  钟心知对方已经挣脱了“摄魂大法”,却兀自不甘心地问道:“天下大乱,对诸葛草堂又有什么好处?”

  “没有用的,一切都已注定。”瘦削男子答非所问,口中喃喃自语道,“何必要做无谓的挣扎呢?”

  “说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钟还不死心。

  “没有用的,没有用的,放弃抵抗,接受命运吧!”瘦削男子也不知是在劝说钟,还是在自言自语。

  “你们的谋划已经失败了,还在那边装什么装?”钟撇了撇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