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 替我想了个名字(1 / 2)

  李炎之所以想要迎娶上官明月,除了垂涎她的美色,更重要的一点,便是看中了盛宇商行的恐怖财力。

  银环商会灭亡之后,空缺出来的市场份额迅速被其余几大商会瓜分,作为最熟悉的老对手,盛宇商行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便夺取了银环将近六成的业务,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加上“赛神仙”的热卖和灵药业务的崛起,此时的盛宇商行虽然名义上排在大乾第二,实质上却已经超越了晶东商会,规模稳居帝国第一。

  即便商贾在这个修炼者横行的世界里地位不高,却也不能阻止人们对财富的喜爱。

  尤其对于储君之位受到威胁的李炎而言,若是能够得到盛宇商行的支持,意义绝对非同凡响。

  因而将上官通拉拢到自己这边,正是他巩固东宫之位的关键一步。

  在他看来,上官明月虽好,终究只是商贾之女,自己堂堂太子屈尊前来求亲,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上官通绝无不允之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上官通不走寻常路,居然会征询女儿的意见,而上官明月看似无意的一句话,更是道出了一个关键问题。

  “这个明月姑娘。”李炎脸上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孤乃大乾太子,帝国储君,自然不可能只娶一位妃子。”

  他早早成婚,与太子妃之间的感情也算稳定,完全没有让上官明月取而代之的念头。

  然而此时正是有求于盛宇商行的时候,若是直言要将上官家的大小姐纳为侧室,面子上又有些过不去,李炎顿时陷入到两难之境。

  “殿下说得有理。”上官明月轻笑一声,并未揪住这个问题不放,转而问道,“太子殿下身份尊贵,明月出身商贾之家,如何能够高攀?”

  “明月姑娘说笑了。”李炎连忙表态,“上官家忠君爱国,在帝国危难之际挺身而出,贡献卓著,又岂是普通商贾可比?”

  他自以为抬高了上官家的地位,却不料言语之间还是透露出了对于商人的轻视。

  上官明月秀眉微蹙,又很快舒展开来:“殿下,明月从小便跟随爹爹打理商行业务,酷爱经商之道,若是与您成婚,不知是否可以继续在商行工作?”

  “这”李炎含糊其辞道,“女子嫁人之后,自然不用在外劳作,想来明月姑娘也不缺这点薪酬,舒舒服服待在东宫相夫教子,岂不是好?”

  他是个极好面子的人,娶个商家女,已是下了极大的决心,如何能够容忍自己的妃子抛头露面,在外经商?

  “原来如此,只可惜经商对于明月来说,已经是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上官明月笑着道,“看来我并不适合东宫的生活,殿下的好意,明月只能心领了。”

  李炎从未料到自己会被上官明月拒绝,霎时间面色铁青,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月儿,你可想清楚了?”上官通似乎并不惊讶,只是和颜悦色地问了一句,“这可是太子殿下,未来的大乾之主,不是随便哪个姑娘都有这份荣幸的哦?”

  “爹爹,女儿想得很清楚。”上官明月斩钉截铁地答道,“日后就算成婚,也会继续打理商行事务,哪怕嫁个平头百姓,也好过整日待在家中无所事事,做个笼中之雀,还望爹爹成全。”

  说到“平头百姓”这四个字,她眼前忽然浮现出一张笑嘻嘻的脸庞,不禁俏脸微红,连忙摇了摇螓首,想要将这道影子从脑袋里驱逐出去。

  “爹爹曾经向你许诺,绝不干涉你对另一半的选择。”上官通点了点头道,“既然你心意已决,虽觉可惜,却也只好如此了。”

  “殿下的一番美意,小女恐怕无福消受了,这些聘礼,还请殿下收回去吧。”他又指了指满地的礼物,满含歉意地对李炎说道,“为表歉意,稍后通自会备一份薄礼送到东宫。”

  “是孤没有这个福气。”李炎勉强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既然明月姑娘不愿意,孤便不再多做逗留了,二位,告辞!”

  说罢,他大袖一挥,转身夺门而出,再也顾不得什么风度。

  身边侍从没有得到指示,也不知该不该将礼物抬回去,一时间迟疑不决,尴尬不已。

  “几位且先回去罢。”上官通善解人意道,“这些礼物,我自会派人送回东宫。”

  “多谢上官家主。”为首的侍从松了口气,眼中露出感激之色,抱了抱拳,转身追着李炎而去。

  李炎心中气恼,脚下步子越迈越大,很快便来到商行正门。

  正要跨过门槛,迎面忽然走进来一名年轻女子,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女子约莫花信年华,生得柳眉凤目,琼鼻樱口,乌黑的秀发高高盘起,一身绛红色无袖劲装将火辣的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露出雪白的香肩和修长的美腿,背上挂着一把长剑,为原本柔美的气质平添了一分干练,竟是一位罕见的绝色丽人。

  这名劲装女子的容貌或许要稍逊上官明月,身上却多出一分成熟妩媚的韵味,以及在帝都女子身上极为少见的江湖气息。

  看见劲装女子的那一刻,李炎的心脏不争气地剧烈跳动了起来。

  身为太子,他身边自然不会缺少美女,然而,包括上官明月在内,竟无人能如眼前女子一般,对他造成如此强烈的吸引力。

  女子看见迎面而来的李炎,温柔地笑了笑,十分客气地侧过身去,让他先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