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要注意形象(1 / 2)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以上古神书写的字幅,能够令人产生幻觉的画像,高贵奢华的房屋布局,以及那个疑似铭刻了空间阵法的“马桶”。

  房间里的一切,都透着丝丝玄妙和怪异,远远超出了钟的理解范畴,令他颇有种身在梦中的感觉。

  再次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大小姐,他敏锐地发现,上官明月脸上的痛苦之色,竟似消解了不少。

  而她身下的床榻边缘,竟然散发着神秘光辉,即便并未睡在上头,钟却也隐隐感受到一股温柔的气息萦绕四周,脑中的痛苦,竟似舒缓了不少。

  我去!

  这床也是个宝贝啊!

  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联,钟嘴角流涎,眼睛都快要瞪出眼眶。

  若是旁人见了,定要以为他在垂涎床上的绝色美人,殊不知此时此刻的他,满脑子都在盘算着怎么样将这张床拆下来,装在储物饰品中直接带走。

  当然,那个“马桶”也不能放过。

  还有那副画、那副字

  过了许久,他才意犹未尽地擦了擦湿哒哒的嘴角,定了定神,晃晃悠悠地来到门边,轻手轻脚地将房门推开了些许,从门缝里向外张望起来。

  透过缝隙,可以看见外头空荡荡的,没有人影,走廊足足有两丈宽,整个楼层也不知用的什么材料搭建,竟是一尘不染,干净得浑不似任何同时代的建筑。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钟满脑子问号地推门而出,蹑手蹑脚地行走在长廊之上,每个房屋之间都相隔很远,足见此处的住房面积极大,生活条件煞是可观。

  他一面潜行,一面放出神识,试图分辨出其余房间里的动向,一番尝试之下,竟是毫无所获。

  这些房间的墙壁,居然也都是以特殊材料制成,能够隔绝神识探察。

  到底是哪个土豪?

  简直比当年的药王谷还要壕啊!

  有钱还不懂得低调,这样奢侈真的好吗?

  对于这栋建筑的主人,钟完全无法掩饰心中的羡慕嫉妒,两只眼睛里满是红色的心形,前一刻还在思索着如何拆床,此时的他已经开始考虑有什么办法将整栋楼一起打包带走。

  被墙面屏蔽了神识,无法感知到四周动向,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东张西望,小步前行。

  在长廊的拐角处,他毫无意外地与人相遇了。

  一个约莫四十余岁,穿着金黄色长衫的中年男人。

  此人的样貌算不上英俊,却也并不丑陋,身上衣服的布料细致考究,若非颜色略微有些俗气,形象几乎可以算得上高雅。

  “你是新入门的弟子么?”看见钟,金衫男子皱了皱眉头,满脸不屑之色,“怎么还不换上本门服饰?”

  “哈?”钟一脸懵逼。

  “不懂规矩的小家伙,不知道本门的第一铁律,就是要注意形象么?”金衫男子见他发呆,愈发不满道,“穿得破破烂烂的成何体统?也不知是哪位师伯师叔收下的弟子,当真蠢笨得紧!”

  哪来的二逼门派?

  神特么注意形象!

  钟满头黑线,正要反怼回去,看了看对方的华服,又瞅了瞅自己身上的粗布衣衫,忽然陷入了沉默。

  “听明白了么?还不赶快哎呀!我去!啊!别、别动手!救命”

  金衫男子的颐指气使,很快就化作杀猪般的惨叫声,回荡在长廊之间,久久不散。

  过了片刻,钟穿着一身精致的金色长袍,大摇大摆地行走在长廊之上,而那个傲气凌人的中年男子,则一动不动地躺在某个隐蔽的犄角旮旯里,眼角含泪,表情说不出的委屈。

  虽然时节并不太冷,他的内心却是哇凉哇凉的,瑟瑟发抖,身上除了一条金裤衩,啥都没有剩下。

  即便这条裤衩,还是钟思考了许久,才决心给中年男子留下的最后体面。

  接下来的一路上,钟逐渐碰上了许多着装相似之人,他一边回忆着演员的自我修养里的教诲,一边频频微笑点头,主动对他人挥手致意。

  许是这个门派人丁兴旺,门人子弟之间相互也有许多不识,兼之钟生了一副还算清秀的皮囊,一路行来,居然并未被人看出破绽,甚至还有不少年轻女弟子对他报以友好和善的笑容。

  整栋建筑面积极大,房间数量却并不多,他从三楼一路晃悠到底层,和数十人打过照面之后,终于得出结论,整个门派的服饰,只分金银两种颜色,分别代表着男性和女性门人。

  疏忽了!

  踏出底楼正门的那一刻,钟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暴揍金衣男子的时候,居然忘了询问门派名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