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玄清卫

第15章 露头(1 / 1)

玄清卫 剑如蛟 2191 2021-04-30 08:07

  沈浩当天夜里又回了一趟黎城,同行的还有十个卫所里的普通兵卒。在卫所里找到了总旗陈天问,关着门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连更连夜的又折返了五羊城。只不过熟悉的人会发现沈浩这一去一回带着的十个卫所兵卒似乎脸面换了。......齐家灭门案发后第五天。沈浩哪儿也没去,就待在齐府里自己找的临时歇脚的屋里,盘膝坐在床上,闭着眼,正在研习今天的功课。对于修行,沈浩从来不敢怠慢,这是他在这个世界里安身立命的本钱,他想要继续在玄清卫里往上爬那就离不开“修为”二字,甚至这两个字对现阶段的沈浩来说和他的破案能力一样重要。所以不管多忙,每天沈浩至少会挤出一个时辰的时间来打坐炼气,日积月累这四个字对于修士而言就是铁律,谁都躲不开。只不过今天沈浩却感觉很不一样。“这......为何一个周天后收获的真气会强这么多?!”“为什么真气运到胸口诸穴经脉的时候会有一股热浪袭来的感觉,同时居然能让经脉中的真气壮大数倍?!”“这是怎么回事?!”真气在体内每运行一个周天后的增幅居然比往日多了足足三倍有余!要知道沈浩修炼的功法叫《大五行真气箓》,名字听上去虽然很厉害可实际上只是一部很普通的黄级功法。能靠着一部黄级功法八年内修炼到炼气六重已经算得上是天赋异禀了,可从没有出现现在这种情况过。反复感受了大半个时辰之后沈浩有了发现。所有真气都是在胸口的经脉处被突然冒出来的一股热浪给加强的,就好像一种能量的转换。这让沈浩不由的想到了自己胸口上的那道诡异纹身。因为那股能够增强真气的奇怪热浪很明显就是从这片纹身上面透进经脉的。“这纹身诡异莫名,可在我身上也有八年了,为何如今才显出端倪?”“事出反常必有妖!可最近也没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等等,莫非!”沈浩心里一个激灵,他怎么会忘了昨天夜里那诡异凶险的一幕,当时他可是生吞了一颗邪核!莫非就是因为吞了一颗邪核之后激活了这道纹身的某种能力才有了现在这一出?听起来很玄乎,但是这却是沈浩现在能想到的最大的可能。“这么想来我昨天鬼使神差的吞下那颗邪核也极有可能是这道纹身捣的鬼!”沈浩回想起自己吞掉邪核之前胸口莫名的有过发热,然后才迸发出强烈的“饥饿感”之后吞下了邪核。而现在真气运转也是在周天经过胸口的时候被莫名加强的,两者之间很难说没联系。不过想要切实的证明自己的猜测对不对,沈浩目前还没有办法。好在真气增加的幅度暴涨三倍,对沈浩来说是好事,只不过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隐患。此时的沈浩心里既兴奋又有些忐忑。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到时候走一步看一步吧。沈浩压下心里的焦虑重新开始运转真气,三倍于以往的真气增涨速度让他有种活在梦里的感觉,轻飘飘的。......之后连续两天沈浩都待在齐府内哪儿也没去,除了吃喝拉撒之外都在屋里,似乎因为案子陷入僵局而苦闷。四月初三,离陈天问给沈浩的期限还有三天。但五羊城已经被躁狂的玄清卫和卫戍兵丁们掘地三尺了,并没有发现任何关于肖重六的消息,城外周边的庄子也没有。“出去找!三十里没有就把范围扩到六十里!我就不信找不到人!”齐府里总是传出沈浩暴怒的咆哮声,特别是在夜里,能传出去好远,每次都让五羊城里的玄清卫士卒们肝颤,连带着吧五羊城里的卫戍兵丁也折腾得够呛。......到四月初四,沈浩终于露了一次面,面色苍白,眉头紧锁,分明看得出这是心里绷得太紧气色极差。而沈浩这次出来直接去了五羊城衙门,亲自协调卫戍兵丁的抽调问题,他想要抽调七成的卫戍兵力协助玄清卫继续扩大搜排范围。虽然不清楚衙门里发生了什么,但从沈浩出来之后铁青的脸色可以看出他的要求应该没有被衙门接收。毕竟非战时抽调七成卫戍兵力离开职守已经超过了卫戍衙门的底线,即便面对的是玄清卫他们也不敢轻易答应,除非有黎城卫所的直接符令,否则打死他们也不敢抽七成兵力给沈浩使唤。也许是气不过,也许是气晕了头,一路骂骂咧咧回到齐府门口的沈浩立即下令让王俭率领所有玄清卫士卒继续扩大搜排范围,哪怕卫戍那边并没有同意加派人手过来协助。“我不管!现在五羊城内已经掘地三尺了,那就到城外六十里去!老子就不信找不到蛛丝马迹!什么驻地?你们不用管,贼人岂敢再来?”不顾王俭的反对,沈浩将留守齐府的所有力士都派了出去,仅仅留下十名普通士卒当做看门。大有孤注一掷的架势。是夜,沈浩待在屋里似乎在打坐,周围只有十名兵丁巡逻,比起往日来寂静了很多。突然,一处围墙的拐角,月光照不到的地方,一道沉黑的影子从地下升腾出来,居然冒起一丈多高,看上去有手脚还是人形,头脑处一对猩红的眸子倍显狰狞。沉黑的巨大身影贴着地面而行,速度极快,顺着墙壁眨眼便遁入了前院中庭。中庭本该有玄清卫士卒把守,可如今已经被沈浩白日里抽调一空,此时深夜,余下十名士卒正是巡夜之时,整个中庭看不见一个明暗哨。“嘶!”那黑影低声嘶鸣了一声,似乎是在得意,然后循着墙根摸到了了中庭右角的一口大水缸边上。水缸是常备防走水用的,平日里喂有锦鲤装饰。却见那黑影伸出三根爪子,抱住水缸用力旋转起来。左三圈,右一圈,再左半圈,再右五圈。“咔擦!”一阵机括声响,水缸底部闪出一股法力波动,接着一口三尺见方的青色箱子凭空出现在水缸当中,浮在水面上,就像是撕开了一层空间然后钻了出来。就在那黑影想要伸手去拿那口箱子的时候,一道戏谑的嗤笑声突然在右侧一角黑暗里响起。“啧啧,原来是裂空阵,还藏在水里,难怪老子找了几天都没找到。”正是沈浩扶着刀柄从黑暗里走了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