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玄清卫

第133章 闲事(1 / 1)

玄清卫 剑如蛟 2075 2021-04-30 08:07

  立了大功还不一定是好事?对沈浩而言的确就是如此,是福是祸他现在还说不准。这么大的案子办完,如果是在以前,绝对会兴奋有好一通版赏,再有功勋赏下来都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另外就像唐清源和陈天问说的他极有可能再获半级的升迁,如此可以顺利迈入正六品官的行列,得一个“大人”的尊称。看起来一切都是好事,可实际上正因为升迁的事情却极可能给沈浩带来不确定的困顿。沈浩现在是从六品的试百户衔,属于低阶小官,版赏下来的时候一般来说都会考虑晋升一级或者半级。可问题是黎城百户所就是一个百户编制,最高主事官就是正六品,目前唐清源领着。如果沈浩这次升迁到了正六品怎么办?唐清源如果顺势额升迁走了,那黎城这边的主事官就极可能由他来接任,因为他是姜成的门生,一旦有位置了姜成不可能不考虑他。如果姜成动不了,那唐清源也很可能动不了,版赏就可能根本不会涉及这两位的职衔,而在别的方面找补。那沈浩就很尴尬了,他职衔低,版赏大概率会给升衔,到时候他这个正六品就绝对在黎城待不住了,因为没位置。不但黎城没位置,封日城辖区内的卫所都不会有位置,沈浩只能去封日城千户所里任职,而且大概率是个闲职。得了版赏,但却被挂到闲职上去,这不是沈浩想要的待遇,甚至对他来说是种困顿。所以现在沈浩的心情并没有立了大功之后的那种兴奋,反而是带着担忧。他不想坐在公廨房里一杯茶就混好多年。不过上面没消息,沈浩也不敢这时候跑去问,一切还得再等等,想来版赏正式下来之前姜成肯定会事先给他通气的。现在只能干着急。坐在书房里一连灌了三壶酒才有些酒意,现在修为迈入聚神境,沈浩发现自己的酒量比以前更好了,似乎是身体强度拔高的原因。许些酒意上头,晕晕乎乎的就这么靠在书房的椅子上睡着了。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但天色还没亮。生物钟已经让沈浩忘记什么叫懒觉了。推开门,夏女这憨奴隶就在门口地上卷着,尖尖的耳朵套拉着,睡得吧唧嘴,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念叨什么梦话。书房是家里的禁地,他在里面的话家里人不能搅扰,所以这憨奴隶应该是昨夜就守在门口想要伺候着。却不知憨劲儿发作,直接睡得比沈浩都香。再仔细看看,比起最初进家门的时候,这狐女小脸圆了一圈,身子更是突出不平,有时候看得沈浩有些火大。“要睡回去睡!”沈浩弯腰扭了一把憨奴隶的耳朵。“哎哟,哎哟!主人?您,您起这么早哇?”“早什么?打水去。”“好的。”蹦跳着跑开了。沈浩趁着夏女打水的空档来到后院开始自己的晨练:术法。功法的修行沈浩一般都是在晚上。先是土遁。结印、念动印诀,施展、收束,一气呵成。眨眼间人已经在院子里一个来回了,几闪几出快得眼花缭乱难以捕捉。最大遁走距离如今是十五丈,结印和印诀的时间为半息,基本上已经缩短到了极致了,再往后沈浩需要的是心念印诀,到那时候施展速度至少还能提高一倍。之后是掌心雷。含而不发最后随着手掌拍中一个专门拿来当靶子的大石锁,砰的一声闷响,两百斤的石锁瞬间碎裂,这种雷法的破坏力已经开始显现出来,和自然界里的雷电完全是两码事。现在沈浩感觉自己虽然修为境界还在聚神境一重卡着没有上去,但他现在的实力比突破之前强了五倍不止。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他现在面对聚神境八重的唐清源时已经没有以前那种心里发憷的感觉了。这是实力差距在缩小的最直观变化。晨练的时间不长,但对沈浩而言效率却很高,而且加上他身上的特异之处和日复一日的积累,成长速度他自己都有些咋舌。收功敛气。全力施展三次掌心雷和十次遁术沈浩体内就会有些空虚感,需要暗自调息一时半刻才能恢复,以此他可以大概估算出自己在实战中能施展这些术法的最大次数。“主人,热水打好了。”夏女额头见汗,笑眯眯的跑到了后院招呼沈浩回屋洗漱。家里就她敢在沈浩晨练的时候跑来叫沈浩。天气已经有些凉意了,热水出锅要不了多久就不烫了。所以夏女每次都提一大桶出来,能管久一点。也不知道她细胳膊细腿的哪来这么大的力气,种不一样真不一样。吃饭的时候张婶少有的露了面,有些局促,搓着手似乎在等沈浩开口。边上还站着杵着拐杖的胡田。这老头养了一个月,腿伤好了大半,闲不住,现在已经靠着拐棍又在家里晃荡了。小马经常被他训得苦不堪言。沈浩一边吃一边招呼张婶:“张婶,坐,你别紧张。”“哎,我,我站着就行了。”“那酒我昨天请客的时候让人帮我回去吆喝了,这事儿你先别急,我估摸着要不了几天就能有反应了。价格你守住了,一坛酒五斤,一百两银钱,谁来都是这个价。而且每天就卖二十坛,卖完就关门。不预定、不赊账。明白吗?”张婶有些傻眼,似乎是被沈浩说的银钱吓到了。一坛酒一百两银钱?!妈耶!倒是边上的胡田拍了一下张婶的胳膊,喝道:“发什么愣啊!沈爷给你说的都记住咯!听见没?”“哎哟,沈爷,我记住了,可这,这......”张婶不信一坛酒能卖一百两,在她看来这简直就是荒谬。想说点什么却又不敢。沈浩岂能看不出张婶的想法?他也不解释,笑着说:“这事儿听我的就行了,你们张家酒坊现在我入了份子,肯定要搞好,不能让你们跟着没了着落。这样,胡管家的腿脚现在也能勉勉强强的挪动了,去帮着张家盯着点,上了路你再回来。”胡田应是。他是早就闲得慌了。沈浩吃完早饭就出门上差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