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玄清卫

第6章 牙齿(1 / 1)

玄清卫 剑如蛟 2150 2021-04-30 08:07

  天刚亮,齐府外就传来车马声。来的也是玄清卫,从黎城过来的,来拉银子的。沈浩没有出面,王俭自然会处理好一切。端来一张椅子,沈浩就坐在齐府正门进去的中庭里,旁边放了一张小桌,桌上摆着茶壶和一只茶杯,面前是被拆开的京观,整整齐齐放在地上的六十一颗人头。“吸......”抿了一口茶,沈浩就这么一言不发的坐着,看似平静。临近中午,王俭过来交差。“小旗,七十五万两银钱已经分装走了,没有差池。另外剩下的二十五万两也已经入了咱们自己的私账,等这事儿结了之后就能回去按规矩分给弟兄们了。”“嗯,衙门那边的消息回来了吗?”“已经回来了,正要给您说。”“嗯。”王俭稍微斟酌了一下言语,然后开口道:“根据衙门里的记录,五羊城最近两月里一共报了两起失踪案,其中一个已经找到人了,另一个还没有音讯。”“只有两起?”“是的。衙门里每一起报案都有详细的记录,两月以来的确只有两起。”沈浩放下茶杯,事情并没有如他料想的那样,这让他有些疑惑。片刻后接着问道:“齐家的那些画像呢?”“已经全拿到了,找了三个和齐家有往来的熟人交叉描述画出来的。”王俭招手,从旁边一个力士手里接过来厚厚一叠画像,然后规规矩矩的双手奉到沈浩面前。沈浩拿着画像一张一张的翻,看得很仔细,每一张画像都会和摆在他面前不远处的那些人头进行比对。“齐闻之,嗯,对得上......齐恒文、齐恒志,对得上......”“齐恒兵......无。”“齐闻远......无。”“肖重六......无。”六十一张画像其中有三张没有找到相貌相似的人头匹配。其实并不是完全没有头绪,齐闻远、齐恒兵、肖重六,这三人虽然无法匹配上人头,但很巧,地上的六十一颗人头中面目全非无法分辨样貌的同样也是三颗。“小旗,这三颗人头应该就是对不上号的这三人的了。”王俭在边上判断道。但沈浩却没有搭腔,一言不发的放下画像,然后将另一份关于齐家的书面资料拿了起来仔细翻阅。齐闻远,今年六十七岁,齐家正房房头。齐恒兵,今年四十一岁,齐闻远独子,实际打理正房的所有生意。膝下曾有一儿一女但皆早亡。肖重六,齐家管家,今年五十岁,管理齐家账房和库房,独身。仵作今天招呼人手来收拾齐府里的零零碎碎的时候对所有人头都有详细的探查记录,特别是这三颗看不出样貌的人头,资料沈浩之前就看过了。而齐闻远三人的年纪和这三颗面目全非的人头大概又合得上。不过沈浩有自己的想法。也不嫌脏,直接将那三颗面目全非的人头拿起来,捧在面前仔细看,甚至撬开人头的嘴巴看了口腔。王俭心里惊异,他很久没有看到自家小旗如此认真的对待一件案子了。良久,沈浩将三颗人头放在手边的小桌上,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这不是齐闻远他们的脑袋。”“啊?不会吧!”王俭乍一听惊得直接跳了起来,他完全不明白这三颗人头怎么就不是齐闻远三人了?“你看他们的牙齿。”沈浩指了指小桌上的三颗脑袋,让王俭自己去撬开看,有些指点王俭的意思。王俭闻言也连忙凑到桌边,抓起一颗人头就依言撬开其嘴往里看。就听沈浩在边上开口道:“你看他们的牙齿,特别是后槽牙是不是磨损很严重?”“嗯?是的,很严重。”“齐家是大户人家,说是巨富也不为过,而且可以上溯到百多年前,这几代人哪个不是锦衣玉食?即便是上了年纪也不应该出现如此严重的牙齿磨损才对。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乡野里的普通老者,他们的牙就差不多是这种样子,这是长期咀嚼糙米粗粮造成的。”王俭听到这番话再在心里一一验证,发现沈浩所言果然非虚,只不过这种细节很容易被忽视掉。“小旗您真厉害,如此细枝末节都能想到,属下佩服!不过......这三颗头如果不是齐闻远三人那又是谁呢?真正的齐闻远、齐恒兵、肖重六三人又在哪儿?他们难道并没有死?”一连串的疑问立马在王俭的脑海里涌现,搅得他有些脑仁痛,他一直不太擅长对付这种奇怪诡异的案子。沈浩挥了挥手,将小桌上的三颗脑袋抚到了地上,看着滚瓜一样的人头,笑道:“不单如此,昨夜你也听到仵作说了,所有零碎尸体里有大概有三具的死亡时间要早于其他的尸体,而且这三颗头也是那三具中的部件。所以我才让你安排人去衙门查五羊城里最近失踪的人。”“您的意思是......这三具先死的尸体不但不是齐家人而且是被人故意杀掉并且塞进齐家的?”“对。”“可,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又是谁做的?”“不清楚。不过应该和齐闻远这三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人脱不了关系。所以接下来你需要继续深挖齐家的底细,特别关注与齐闻远三人相关的事情。这事儿很麻烦,不过暂时没别的线索了,告诉大家辛苦辛苦都别大意。”“是,小旗,我马上安排下去,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齐家的底细摸清楚!”王俭拍着胸脯保证。而沈浩说完便从椅子上起身往门外走去。“小旗,您这是要去哪儿?”“不知道,随便逛逛,捋捋思路。”“要我陪您吗?”“不用,你抓紧时间办事。”......沈浩出了齐府,然后随意的选了一个方向沿着主街慢悠悠的转悠起来。每当案子断了头绪的时候他都会四处走走,放空一下脑子,说不定下一秒就能有新的思路呢?现在线索断在人头上面。三颗面目全非的人不是齐家的人,又是谁?为什么会有人弄三个不相干的人来杀了凑数?齐闻远、齐恒兵、肖重六这三人死没死?还有那些本该流一地的人血为何会短少这么多?去哪儿了?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问题,那些藏在暗地里使用邪门阴符的家伙谋算齐家又是为的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