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玄清卫

第289章 自然(1 / 2)

玄清卫 剑如蛟 1208 2021-04-30 08:07

  离那场在五羊城的酒局已经过了两天,这两天飞龙继续待在五羊城没走,但手下时刻都在给他反馈消息。

  飞龙的行踪不定。他今天会在五羊城明天或许就去了黎城,后天也许又在别的地方。反正他想起去哪儿待着他就会去,不会提前告诉别人。特别是现在财大气粗的给大部分骨干都配了千里音符之后,飞龙的行踪就更随意了。

  用王俭的话来说飞龙这是谨慎,不过张烈却一针见血:他就是怕死而已。

  飞龙不会否认自己怕死,人不都怕吗?又不丢人。

  特别是如今封日城外不太平的时候,飞龙是能不出去就不出去。之前为了占地盘硬着头皮在外面跑了月余,人五人六的虽然风光,可心里悬吊吊的不踏实,担心自己太张扬被哪个不开眼的盯上当做扬名立万的台阶就倒霉了。

  所以靖西的另外两座枢纽大城,连风城和广顺城,飞龙都暂时交给下面的人在盯着。

  和王俭、张烈一系的人手不同,飞龙的人手全是从黑市里选出来的,而且全是一路货色,从头到脚都是黑的。这些人不知道玄清卫,更不知道王俭手里的“四部”,同样不会知道他们偷偷摸摸的其实全都成了别人观察黑暗的眼睛。

  这是沈浩一早就定下了的策略:黑就要有黑的样子,不伦不类的被人揪出来还不如自己抹脖子反倒痛快。

  所以飞龙就是“黑”,张烈和“四部”就是“灰”,而从王俭开始再到沈浩的黑旗营那就是“白”。

  当然,这颜色都是沈浩分的,在他的巴掌下面,他说黑就黑,他说白的就只能是白的。

  之前传来关于马三消息的人就是飞龙手下一个老人手新招了一个弟兄,叫疤子。

  疤子是广顺城黑市里的老油条了。干过一段时间百美盘的买卖,后来因为耍钱输光了本金所以转行当起了居间,但一直不温不火勉勉强强能够维持温饱而已。

  这次净西行动对黑市产业来说无疑飓风,个子越高,体型越大,名气越大的人就越容易被风刮走。反倒是像疤子这样不出挑的老油条没人在意得以偷生。

  可活是活下来了,没生意做了岂不是要饿死?

  担惊受怕了一月余,一穷二白,疤子看着一家人就要饿肚子了就想着是不是去谋一份力气活?

  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封日城那边的黑市大佬飞龙的人找上了他。当时就一句话:跟着飞龙哥混,交出手里的渠道,以后统一行动,可以当即发一笔“进门钱”,要是不愿意那就拔了舌头让他再也干不了居间。

  拔掉舌头是针对黑市居间商的一种手段,多是同行倾轧时用出来。你也可以反抗,但反抗之后如果输了那就不是一根舌头了,肯定掉脑袋。

  疤子当时吓坏了,根本没犹豫就点头表示投靠并且拿了“进门钱”,足足一百两!

  而疤子就是靠着这一百两银子让家里过了难关。如今他已经以“飞龙哥的人”自居,拿着分下来的月例,虽然不多,但养家糊口还是够了。只要等到黑市重新热闹那就不愁钱赚。

  可前几天,一个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人找到了疤子,开口问他有没有门路搞到货源,要的数量大,而且价钱好商量。

  这人姓马,疤子以前在黑市里听一个大哥说过,说这人胃口很大,每次都是大宗交易,而且财货两清从来不拉稀摆带,很讲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