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玄清卫

第4章 猜测(1 / 1)

玄清卫 剑如蛟 2189 2021-04-30 08:07

  以沈浩炼气五重的修为对抗一头三品邪祟毕竟太过勉强,如今有了这三张三品御雷符他才算有了点底气。符箓算是消耗品,上面会篆刻各种法术,只需要很少的法力灌输就能激发使用,是一种能够瞬间提升战斗力的好东西。只不过符箓的制作虽然简单,但却和修为挂钩,厉害的符箓只有同样厉害的修士才能制作,所以即便是玄清卫这样的地方在符箓方面也常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每一张符箓都需要审核之后限额配给。沈浩上一次拥有符箓已经是四个月以前了。......丹房。“丙字旗,甲组,小旗官沈浩。”“在的。”“这是你的小培元丹,给,在这上面签收一下。”“好,多谢。”沈浩听到叫到自己的名字,连忙上前,从对方手里接过一个铜制小盒子,还有一份签收单据。签了名字,留下了腰牌上的拓印,捧着铜盒,脚下都轻快了几分。比起三张用来作为底气的御雷符,小培元丹才是沈浩最喜出望外的收获。拿到后他甚至没有多停留,直接回了自己在卫所周边租下的小屋,然后盘膝坐下打开铜盒,一仰头便将里面的丹丸吞了下去。丹丸入口即化,化作一缕清凉,先是到了胃里然后紧跟着扩散全身。这叫化丹,丹化开之后会散到四肢百骸,是丹内的灵气从沉寂状态变的“活泼”的过程,之后才能被身体吸收。沈浩不敢怠慢,连忙稳住心神,全力运转功法吸纳已经化开的丹内灵气。这是沈浩加入玄清卫八年来吞服的第二枚小培元丹,第一枚是他四年前被提拔为小旗官时得到的奖励,那一枚小培元丹直接将他的修为从炼气三重提到了四重。如今沈浩的修为是炼气五重,不知道这枚小培元丹吞服下去会有多少收获。两个时辰后,沈浩敛气收功。“噼噼啪啪......”站起身来的瞬间,沈浩全身筋骨闷响,一股新生的力量从丹田里澎湃而出直灌百汇。“筋骨齐鸣!炼气六重!”沈浩几年来的刻苦修炼本就处于炼气五重后期的临界点,如今一枚小培元丹下肚,其中蕴含的巨大灵气立刻填补了五重后期的空白,并且直接助他破开了小境界壁垒。过了许久,沈浩重新平复了心情,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锦袍这才出门。此时天色已晚,沈浩先去了一趟西大街,在段记烧鸡的老店里切了五只招牌烧鸡,又买了两坛老头酿,然后去了城中心的传送法阵,亮出腰牌,再次传送到了五羊城。......“这是给兄弟们买的宵夜,让不轮班的兄弟都分点。”“哎哟!段记老店的烧鸡!还有老头酿!啧啧,谢谢小旗,我这就去招呼兄弟们宵夜。”整个齐府内很快便打破了本来的阴森,甚至血腥臭的气味中又多了一些烧鸡的香味和酒香。除了轮班的必须在岗之外,其余的玄清卫都三三两两的开始休息,吃着烧鸡喝着老酒,脸上尽都有了些笑容。至于场合,这些人并不是太在乎,避开那些堆着血肉的地方就是。沈浩和王校令单独找了个地方坐下,他们分了半只烧鸡小半坛老酒。“明天库房里的那些银钱会有总旗的人过来拉走。你晚上叫弟兄们提前去分装一下,咱们自己截二十五万按老规矩分掉。”“留这么多?”“多吗?你小子别在我这里演,叫你截多少你就截多少,这种事老子什么时候出过错?”“嘿嘿,小旗仁义!属下先替兄弟们谢谢您了!”说着就朝沈浩拱了拱手。“不用谢我,都是辛苦钱。不过还是那句话,钱收了咱们得利索点办事对吧?齐家这案子陈总旗下了期限,下月初六前必须拿出结果来,你心里要有个数。”“这么快?算算也就十天时间?这种案子不是一般都......”沈浩伸手打断道:“你别多问,闷头查就是了,有什么发现立即报给我,明白吗?”“我知道了,请小旗放心。”两人又聊了几句,王校令突然道:“对了,小旗,您叫我暗中查齐家的底有些眉目了。”沈浩抿了口酒,示意对方继续说。“小旗,您真是明察秋毫,这齐家的底子果然不简单。您下午走了之后我又去翻了齐家账房,发现他们还藏了一些账本在暗格里,是阴阳账本,两面的数额简直大相径庭,而且进出的财货看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生意人家。一月初,齐家的毛收入在阳面账本上是三十七万余,可阴面却是负债六万余。其中负债的主要原因是他们进了足足七十万两银钱的原材料,可按照齐家明面上的流水,他们根本用不着这么多的原材料。自己的账本为什么要做成阴阳账本?应付衙门?我觉得不像。而且我让衙门的差役带我去看了齐家在城郊的仓库,里面囤的材料和成品绝对不够七十万两银钱,和他们阴面账本上的数额对不上......另外我们还在齐家的仓库里发现了一些密室,里面居然存放了不少的制式武器,以及一些违禁材料。”等对方讲完,沈浩才放下手里的酒杯,问道:“依你看这齐家背地里在干什么?”“走私。属下觉得齐家很有可能在背地里干着走私的勾当。”“这件事都有谁知道?”“都是属下一人独办的,衙门那几个差役只是带路,我没有让他们进仓库。现在仓库那边我也让人把守了,没有您的手令谁都不能进去。”“做得好。这件事不要声张。你明天办好银钱转交的事情之后就再找两个信得过的兄弟继续深挖齐家的底细,不管他们是不是走私我都要弄清楚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夜深。沈浩没有休息,十天的时间很紧,他不想随意浪费。“小旗,这里就是齐家的后门,里面的一切我们都没有收拾,还是案发后的样子。”“行了,你去办你的事不用陪着我,我自己转转。”左右看了看,齐家的后门是在一条空寂的小巷里,左边十丈过一个拐角之后才是正街,右边巷子深邃,看起来应该是沿街各个大宅院的后门通道。巷子很宽,过一辆马车都还有富余。转身看向门口,比起齐家阔气的正门,后门就普普通通并不显眼。推开门,地上一根残破的大腿就印入眼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