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玄清卫

第14章 剥茧(1 / 1)

玄清卫 剑如蛟 2163 2021-04-30 08:07

  “小旗,肖重六真的鬼了!”估计是太激动了,王俭连乡音都冒出来了,不过沈浩听得懂,“鬼了”其实就是“有大问题”。“怎么说?”“肖重六在衙门里的案牍很清楚,祖籍靖西,老家离五羊城往东一百来里的石原镇,属于良民口,家里老父母已经不在了,只有一个妹妹也是远嫁了靖北,所以他算是孤家寡人,路数清楚简单。咱们第一遍查的时候也就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可我上午回去又过了一遍,按照您的意思派人快马跑了一趟石原镇,然后又让人回了黎城找总旗开了条子协调靖北查了肖重六的那个远嫁过去的妹子,结果很有意思。石原镇的确有过一户姓肖的人家,基本情况和肖重六在衙门里的案牍描述基本一致,但是镇上的老人没一个认识画像上的肖重六。靖北那边找到了肖重六的妹妹,确有其人但人家根本就不认识肖重六,不对,是不认识咱们画像上的这个肖重六。还说她哥哥肖重六早在多年前逃荒的时候就死在路上了。”沈浩扯了扯嘴皮,重重的在桌上肖重六的画像上点了点,说:“这就是说这个“肖重六”是冒名顶替的?”“对!”“的确有意思。”“是很有意思,按照邻里的说法,肖重六在齐家也有十来年了,您觉这齐家上下会不会知道这个肖重六其实是个假鬼?”“呵呵,很难说。”沉默了一会儿,王俭凑近了几步,小声道:“小旗,您说齐家会不会就是被肖重六给灭掉的?”“呵呵,你这是有一番假设推演了?”“嘿嘿,还望小旗斧正。”“说吧,我认真听。”沈浩端坐了身子,收起笑容,一副严肃的样子。王俭跟了他四年了,是个能干事儿的人,他也一直在带,所以也想听听王俭在面对这种疑难案子的时候能有多少能耐。推演,一种建立在逻辑和线索上的惯性猜测。这种本事的高低直接意味着在玄清卫里的潜力,特别是对于像沈浩这种无跟脚的人而言更是如此。“小旗,目前咱们手里的线索有三:一是齐家背地里九成可能是做人血生意的,而且还和邪门修士有着直接往来,甚至极可能是请了邪门修士坐镇客卿。二是齐家上下六十一口却只有五十八口的真尸,其中三口是陈二牛等三个不沾边的倒霉蛋被杀来充数的,明显有人想要隐去齐闻远和齐恒兵的下落。三是肖重六的身份是假的,而且九成可能性是他杀掉的陈二牛三人来充数。所以基于这三点线索我做了假设,假设肖重六是这三个线索里同时能够沾上边的关键人物。如此一来就能有一番推演的可能了。小旗,我推测肖重六很可能不光是盗用他人身份这么简单,他在齐家是大房的管家,管着大房的账目和库房,可以说是齐家里举足轻重的人物,这种人物不可能对齐家背地里干的勾当一无所知,大概率是参与其中的。如此一来那么问题就来了,齐家凭什么敢将人血贩卖这种灭九族的生意让一个外姓人知道?除非他们有绝对的信心相信这个人不会出卖他们。所以啊,我就推断这肖重六能让齐家放心的原因会不会是其真实身份?比如说邪门修士?反正人血生意也是和邪门修士勾连在一起的,肖重六如果就是齐家暗地里勾当的牵线那就能说通很多问题了。而且您觉得昨晚跑来袭击咱们驻地的邪门修士会不会就是肖重六?”沈浩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看着王俭示意他继续说。“如果肖重六就是邪门修士的话我就能继续往下面推演。比如说整个齐家人的死我觉得起码有七成可能是肖重六这个邪门修士干的。这也暗合了现场出现的邪祟气息,也暗合了他提前给自己找好了陈二牛那三个“替死鬼”。至于动机,我猜测和齐家背地里偷摸做阴豆腐有关系,应该还牵扯到一些利益纠葛......”沈浩听的很认真,而且很赞同,只不过在他看来王俭的推理还是差了些火候,大方向没错可却遗漏不少。端起桌上的茶杯,吹了吹上面的沫子,笑问道:“齐闻远和齐恒兵这父子两你漏掉了。”“这......这是个没头绪的,我想了很久也想不太明白,应该还差些什么线索。”“不差了,其实你只是没有注意到而已。”“请小旗斧正。”沈浩放下茶杯,提醒道:“按照你的推演,齐家的人大概率死于“肖重六”之手,而且“肖重六”还是个邪门修士,对吧?”“对的。”“既然如此肖重六为何要多杀两个不相干的流浪汉来充当齐闻远和齐恒兵的尸首?他给自己弄个假死还能说得通,没道理帮两个齐家的人脱身吧?他可是灭了齐家满门。”“您是说......齐闻远和齐恒兵已经......”“死了,我笃定他们已经死了。灭人满门不可能唯独漏掉这两人。”“那为何要杀两个流浪汉来凑数?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呵呵,说不定肖重六不想让人看到齐闻远和齐恒兵的尸体呢?又或者齐闻远和齐恒兵的尸体对于肖重六而言很重要,他不愿意就这么抛弃掉呢?”尸体?很重要?王俭心思急转,他很快就想到一个可能:按照他的推演肖重六是邪门修士,邪门修士的手段可有不少都是针对尸体炼制的,甚至他还想到一个很可怕的可能......“小旗,您不会是在说......那肖重六是......是那群人吧?”“没有什么不可能。你的推演方向没有错,只不过缺了一些边边角角,如果你将我的判断代入你的推演里,你自己过过脑子,看看是不是一切都很顺畅了?”听到沈浩的言语王俭不自觉的就在脑海里迅速推演起来,的确如沈浩所言,加入了沈浩的猜测之后整个推演过程都很顺畅再无之前的生涩。可正因为如此也让王俭的脸色一些变得铁青。“小旗,真是那群人的话,那这案子可就......”“别张扬出去,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别慌,案子还在掌握当中,而且这件事我已经给总旗通过气了,所以沉住气,这或许是你我的一桩大机缘也说不定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