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玄清卫

5章 臭了(1 / 1)

玄清卫 剑如蛟 2059 2021-04-30 08:07

  和阳气充沛的白天不同,在深夜阴气会自然加深,一些深藏起来的线索也更容易被发现。沈浩推开后齐府的门走了进去,看了两眼地上的碎肉,悠悠道:“啧,阴气弥散但却没有幽魂残魄,倒是死得干净。”一般来说被邪祟弄死的人都会有残魂留下,这道理就好像吃东西的时候总会不小心洒出来一些残渣一样,可现在即便是到了阴气最盛的深夜,散碎的尸体周围依然没有发现残魂存在。这不正常。至少以沈浩从未见过吃东西吃得这么干净的邪祟。从后门进去一路往前又到了之前来过的偏厅,厅中位置还铺着数十双脚板,已经有些发黑了。沈浩没有掌灯,他练过夜眼术视物完全不受光线影响,视线飞快掠过偏厅的每一个角落,看似一扫而过但却不会错过每一个细节。嗅嗅......耸动了几下鼻子,沈浩眉头微微皱起,他闻到了一股尸臭味儿。往前几步,蹲下身来,面前几尺就是那些发黑了的脚板,尸臭味儿更浓了。“铿!”沈浩拔出腰间雁脊刀,挑起离自己最近的一块脚板翻了过来,看到了脚底一片灰白的腐斑。“嗯?”手上不停,很快沈浩就将偏厅内所有的脚板都翻转了过来,其中有六块脚板出现了腐斑。重新站起来之后沈浩倒提着刀站在偏厅内一动不动,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良久之后,沈浩才离开偏厅,径直又去了后厨。挥手示意轮班的人不用跟过来,沈浩继续独自推开后厨的门走了进去。开门的瞬间,月光透进去照在里面的肠肠肚肚上更显阴森。同样,比起白天这里也多了一丝丝淡淡的尸臭味。拿着刀仔细挑拣,饶是沈浩对血腥已经见怪不怪了,可内脏这玩意儿堆在一起多了还是让他胃里有些翻腾。很快后厨里零零碎碎的内脏被分拣成了两堆,一堆小的一堆大的,小的那一堆明显颜色泛黑。好在尸臭味还不烈,不然的话要在口鼻上罩一层葱姜包才能进来。比起之前的偏厅这后厨里的尸臭味要浓一些。推门出去,长呼了口气压下胃里的不适,招了招手,不远处一个玄清卫力士连忙小跑过来。“小旗,有何吩咐?”“你去把仵作找来,另外再把王校令寻来,就说我在这儿等他。”“是。”没多久王校令就来了。“小旗。”“嗯,王俭,你马上安排人跑一趟衙门,将最近一月内五羊城周边所有失踪人口的资料都收一下。”“啊?小旗,是不是又发现了什么线索?”“嗯,等仵作来了再说,先把我刚才说的事安排下去。”“好的小旗。”很快王俭就安排了三名力士连夜去了衙门。玄清卫办案从来不会去理会地方衙门的感受,敢不配合?取死之道。仵作来得也很快,背着一个小木箱子,被一名玄清卫士卒骑马载过来的,或许是因为紧张,额头上一层细汗。“大大大,大人,不知有,有何吩咐?”“不用紧张,你叫什么名字?做仵作多久了?本地人吗?”“小的叫张福顺。本地人,当仵作已经十年有余了。”“很好。我问你,之前齐府里的尸体探查你详细做过了吗?”“没,没有。只是初步看了几眼,需要等现场清理出来之后才会将这里的尸体入殓,再进行仔细检查。”沈浩摇了摇头,挥手让后面的人掌灯。“走,进去,我有话问你。”跟着沈浩进入后厨房间的除了仵作就只有王俭。可即便掌了灯,后厨里的残酷场面还是让王俭和仵作身子明显抖了一下。沈浩指着地上刚被自己分出来的一大一小两堆内脏对仵作道:“你确定一下这两堆内脏有什么不同。”“是的大人。”仵作脸上的疑惑一闪而逝,很快就蹲在内脏跟前,然后打开带来的小箱子开始忙活。一炷香的时间过后,仵作重新站起来,脸上带着惊异。“禀大人,小的给这两堆内脏做了“时定”,发现这两堆内脏虽然都属于人的脏器但较小的这一堆内脏却已经开始出现腐化迹象了,这说明小的这一堆内脏被取出来且失去活性的时间要先于大的那一推内脏。”这话说得虽然有些绞,但是却不难理解。王俭更是瞪大了眼睛,皱着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沈浩面无表情的继续问道:“再仔细点,我要具体的死亡时间,能办到吗?”“小的尽力而为。”又过了好一会儿,仵作再次起身,躬身道:“大人,有初步的结果了。这两堆内脏大的一堆死亡时间应该不会超过十二个时辰,而小的这一堆死亡时间在十八到二十个时辰之间。”见沈浩似乎不太满意,仵作有些胆寒,连忙解释道:“大人恕罪,全因内脏的腐败速度各不相同本就不好判断,除非还有更多的尸体部分可以辅佐。”沈浩闻言笑道:“当然还有。”出了后厨又去了偏厅以及堂屋,最后才是正门中庭的那处京观。......“大人,尸体已经细分出来了。”“说。”“经过小的仔细探查,其中一小部分的尸体并不是昨夜死亡的,而要早得多,具体死亡时间应该是昨天凌晨这段时间。所以这些尸体在被碎掉之后才会比其余的尸体先一步腐化发臭。另外就是京观的每一颗人头都简单清洗检查过了,其中有三颗人头面目受损严重无法分辨样貌。”仵作说完就站到了一边。沈浩沉吟片刻,点了点头,挥手让仵作退下,同时说:“明天一早,你多找几个人来,将齐府里的这些零碎都入殓了吧,臭了。”“是大人,那小的这就告退了。”“嗯。”仵作一走,早就憋了一肚子话的王俭立马就忍不住了,小声的在沈浩身边问道:“小旗,齐府的人怎么可能死得一前一后啊?这不合理啊!”沈浩没有回答王俭的话,而是说:“齐家六十一口都长什么样你去弄清楚,我要他们所有人的画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