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玄清卫

第410章 伏击(1 / 1)

玄清卫 剑如蛟 2125 2021-04-30 08:07

  刚走到军寨的中间校场,三个玄清卫监察使就走了过来。“三位,请出示你们的腰牌还有文书,现在是监察使核查。”当中的一位年纪不大,但脸上有一条十字疤痕的监察使语气客气的问道。“刚才不是查过了吗?”“之前是边军查,现在是我们查。主要是几位很面生,我们也算例行公务,而且很快的。”这个玄清卫言语了两句都很温和,也没有刁难的意思。其余的两人则是围在边上。“给,这是我们的腰牌和文书。”“哟!兵部的上官!难得难得。”这年轻人飞快了看了一眼东西又还了回去。顺手拍了拍里他最近的那匹徐前的马,笑道:“那就不打扰三位上官公干了。不过我看你们的马有些跑疲了,要不要去边上辎重那边弄点水和草料让它们歇歇?”徐前摇着摇头道:“没时间了。我们牵着走一截就算给它们休息啦。”“呵呵,那就搅扰了。”年轻人说完拱了拱手,让开了道路。马三三人继续走,之后再没有遇到阻拦,一路就出了军寨,之后上了便道。前行了大概半个时辰,徐前座下的马儿突然慢了下来,然后不等徐前反应,接着就摔倒在地,砰的一声,断气了。猝不及防之下徐前稍微有些狼狈,一个空翻落在地上时有那么几下踉跄。“妈的!这马怎么回事!”张德勒马跳了下来,笑道:“还能怎么回事?跑死了呗。”“你们的马怎么好好的?”“人和人都还不一样呢,马跟马能一个样?走吧,没多远了,你自己用身法就是。”“”徐前骂骂咧咧的也没有办法,只能展开身法继续跟在后面。马三三人离开马尸不过十来息就有一个玄清卫从林间出来,循着某种气味找了过来。确定了马尸之后,这人拿出一枚千里音符传了一份消息出去。十几里之外,沈浩手里的千里音符震动了几下,拿起来一看:目标出现,预计很快就会抵达伏击地。沈浩收起了千里音符,抬了抬手,身边王一明双眼一亮,立马拿起令旗摇了数下,很快五百玄清卫就传遍了消息,并且寂静的潜伏在遮掩阵法当中。来这里的人是沈浩目前手里最精锐的人手,而且这次没有带王俭和“四部”的人过来。即便是玄清卫内部沈浩也不愿意“四部”被人所知。而这次任务只是下告说“拿人”。具体拿谁,为什么弄这么大的阵仗,沈浩什么都没说。而经过上次“大比武”之后凝聚起来的士气以及对沈浩的拥戴,让黑旗营的这些家伙们对沈浩的命令有着最高的执行度。不该问的不问,不该听的不听。所有人潜伏着但心里都难免紧张,王一明也不例外。甚至比起普通的军卒而言他更多了一种明显被“接纳”的感觉。至少这件机密的事情,沈大人没有避开他。虽还比不上王俭得到的信任,可王一明知道沈浩对他的信任已经在慢慢增加了。马三骑马飞奔,尽管座下马儿已经疲累尽显他也没有放慢速度,只是催促。因为他心里的那种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了。“马三,慢一些,徐前跑着不好跟。”张德不得不再次开口让马三放慢速度,因为后面徐前跟起来有些吃力。“过了前面那道山坳就休息一下吧。”马三也知道不能这么一直飞跑,提议停一下他要跟徐前和张德两人好好谈谈,最好能分三路走完后面的路程。他心里太不踏实了,莫名的想要尽快离开这里。“好,就前面山坳停下来休息一会儿,让马也歇口气,它们估计也跑不动了。”很快,三人就到了前面的那个山坳。剩下的两匹马呼呲呼呲的喘着粗气,后面一路用身法跟着过来的徐前也有些喘气,头上大汗。“呼!应该快到了吧?”“嗯,再半天就到了。给,喝点水吧。”张德取出水袋递给徐前,一边拿出一张肉饼开始啃。唯有马三坐立不安。“两位。我还是觉得不对劲。后面反正不远了,我觉得咱们可以分三路走林地摸过去,然后再在预定地点汇合。”“分三路?走林地摸过去?”“有这个必要吗?”马三肯定的道:“有。小心为上。我相信我的直觉,这趟不好!”“咻咻咻”马三的话音未落,曾在他噩梦里反复出现的箭雨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比起之前的那一次更加密集也更危险。因为除了箭雨,他们所在的这处歇脚的山坳周围居然扬起一阵幻境,让他们的感官和反应出现了极大的偏差。“破法箭?!”隔得很近了才能听到“咻咻”声,加上那极具压迫的危机感,张德和徐前立即反应过来,马上张开身上的法器防御。边上的马三也是如此。下一瞬“噹噹噹”密集的箭雨砸落的声音响起,巨大的冲击力让三人下意识的弯下了腰。暂时挡住了箭雨,可想要跑却是极难。“不好!这里有阵法固住了土精之气,土遁用不了!”“这幻境什么玩意儿,怎么破不开?”“分头!分头冲出去!”马三此时此刻多想自己再有一枚血遁符啊。可惜,他没有。只能和张德、徐前一样被死死的压在幻境和箭雨下不能动弹。在箭雨连绵冲刷下防御法器很快就被直接砸烂。徐前因为之前奔跑了很久,本身真气就消耗了不少,所以在防御法器被砸烂的瞬间没能架起真气护盾,晚了半息,结果十几支破法箭就扎进了他的身体,其中一根直接扎进了他的脖子,透入胸腔,瞬间毙命。而张德和马三稍微好些,虽然法器也先后被破,可好歹也来得及架起了真气护盾。虽然护不住周全,可也算能减缓羽箭的力道。而马三的反应比张德更快一步,并且破开了幻境,一个步滑到了张德身后,一掌切了下去。“你!”张德惊恐,可马三掌力加上外面箭雨,他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背心被拍了个结结实实。“噗!”张德一口鲜血出来,接着身体前倾,然后又被马三一脚踹中,抛飞出去。而马三连忙弯腰贴地,居然顶着张德的身体快速的往侧面移动。而张德就成了被羽箭洗礼的破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