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玄清卫

第12章 吃了(1 / 1)

玄清卫 剑如蛟 2165 2021-04-30 08:07

  沈浩连退数步,身前道道爪影翻飞,不但轻易撕开他布下的真元护盾更无视他身上的锦袍法器,眨眼便在他的左肩和右肋处留下了六条撕裂伤。这还是沈浩靠着出色的临场反应和手中雁脊刀格挡掉大部分致命攻击的结果,反应稍微慢半拍他都身死当场了。情况非常不妙。以沈浩的经验,就算不用追邪盘他也敢肯定眼前这只袭击他的黑影就是一头三品邪祟。云雾状,高丈许,漆黑如墨,伸出三只利爪状肢体,速度极快,一双血红的眼睛更添狰狞。“砰!”再一刀勉强斩开一道爪击之后巨大的反震力道让沈浩的内府再也受不住了,一口血从口鼻渗出,整个身体也被反向抛飞,重重的撞在一根柱子上。第一次面对三品邪祟,沈浩如今的炼气六重修为就跟一个半大孩子一般,毫无还手之力。不过沈浩也借此机会拉开了一点距离,趁机从怀里掏出两张符箓。一张御雷符,一张引援符。鼓荡真元,两张符箓同时被激活。御雷符迎敌,引援符求救。“噼里啪啦!”符箓被激活的瞬间,一道儿臂粗细的雷霆凭空出现,精准的劈在沈浩身前的那头邪祟身上。“嘶!”一声嘶痛从邪祟口中鸣响,同时它身上多了一个碗口粗细的贯穿伤口,即便是雾团状的主体也无法愈合这种伤势,这是刚才那道雷霆造成的。雷法阳极,对邪祟这种阴邪玩意儿有着成倍的伤害效果。另外一道引援符也升上高空,不单有玄字光影四射发出求援讯号,还有浓烈的的特殊法力波动四散开去,几个呼吸间就能传出去数十里。“可惜了!”一道御雷符给面前的邪祟开了一个天窗,绝对的重伤,但并没有将其直接劈死,沈浩心里叹了口气。心里觉得可惜但手上却是不停,从怀里将最后一张御雷符掏了出来,毫不犹豫的再次打了出去。一如刚才的那道霹雳,而且即便是那邪祟明显想跑也完全来不及了。就见咔嚓一声,第二次被开天窗的邪祟再也扛不住了,凄厉的一声惨叫之后身体便开始崩散,一缕缕肉眼可见的戾气从它的身体里抽丝剥茧一样飘出来最后没入地下,很快就只剩下一颗核桃大小的珠子。“这是邪核?!”妖产妖丹,邪祟孕育邪核,道理类似于蚌珠。只不过比起蚌珠,妖丹和邪核就更加罕见得多了。沈浩在玄清卫混了八年,手刃的邪祟不下五十,但却是第一次见着邪核。还没来得及做它想,一股不可名状却又猛烈无比的饥饿感突然冒了出来,更让沈浩措手不及的是他居然本能的盯着那颗邪核止不住的咽着口水。“这什么情况?!为什么老子想要吃那玩意儿?!”心里知道不妙可这股饥饿感却无法抵抗,沈浩颤着手一把将邪核抓住然后直接就扔进了嘴里。一瞬间,沈浩欲哭无泪的想起了以前听到过的一句话:我也不想吃啊,可是我的手和嘴它们有自己的想法。心里一阵泛恶心,可嘴巴却嚼得很起劲,甚至他还觉得这玩意儿吃起来很像咸味儿的巧克力!?下一秒沈浩心头一颤,他记得玄清卫里《邪祟本纪》中的开篇之言是:邪核乃戾气之核心,阴邪之极,有腐毒,食之必死无疑。食之必死无疑......必死无疑......必死......死......沈浩吧嗒了几下嘴巴,表情苦涩至极,他没想到自己穿越的结局居然是死于嘴馋!可几息之后沈浩就发现不对劲了。按理说他一口吞下了一颗食之必死无疑的邪核瞬间经脉就会因为阴寒而寸断,接着就是道基崩毁肉身枯竭,应该痛苦万分才对,为何他现在除了胸口处越来越热之外别无所恙?重新收刀入鞘,深吸一口气勉强平复一些体内躁动的真元,试着鼓荡了几下体内各条经脉发现并未异常,饶是沈浩心志坚定也不禁觉得自己之前是不是产生了幻觉,其实他根本没有吃下那一颗邪核?不等沈浩弄清楚状况,周围脚步声频频,齐府外的玄清卫以及数百卫戍兵卒收到了沈浩的求援讯号匆匆赶来。他们来得快,可对于沈浩而言还是慢了些。......案发后的第四天,上午,齐府。“小旗,您的伤势并无大碍,左肩和右肋的外伤养几天就能好。内府没有阴毒肆掠的迹象,只是有些震颤伤,老夫开些药剂帮你以阳冲阴就能消解......”老医生一边开着方子一边给沈浩的伤下了结论。小伤,死不了。面对一头三品邪祟的突袭只是受了点小伤这无疑运气爆棚。另外那两张陈天问赐下的御雷符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要不然的话沈浩现在如何还两说。不过不是每个人都像沈浩这般走运。老医生刚走,王俭阴沉着脸就跟着走了进来。“小旗,昨夜值夜的弟兄死了七个,阴气入体太深又废了六个。其余的都是轻伤。”沈浩的手掌捏得有些发白,好久才松开。脸上始终看不出什么情绪来,不过眼神却冷得让人不敢直视。“战死的弟兄按规矩尽快整理好材料上报卫所走抚恤程序,另外咱们私账上也按规矩多给一分抚恤。受伤的弟兄视情况调到后方休息。轻伤的不能离开。另外昨夜的事情不要上报,压着,告诉下面谁敢乱嚼舌根老子废了他。”“可是小旗,要是压着不报的话这抚恤程序......”沈浩打断道:“这个你不用管,抚恤程序我会私下禀报陈总旗的。我要的是在初六以前这件事不能被卫所里其他旗的人知道。明白吗?”“明白了。”“还有,你让追索出城的人收拢回来,已经没意义了,追不到人的。”“为什么?”“对方袭击齐府未尽全功,我当时发了求援,两门的守备全部过来驰援,想必那家伙正好趁着城门空虚远遁了。现在天色大亮追得到才怪。”“可是......”王俭不甘心,但见沈浩摆手也不敢继续坚持。其实他也清楚现在已经被昨夜的贼人跑了。看到王俭怒意勃发,沈浩摇头道:“别急。事情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甚至这或许会成为案子的突破口也不一定。”“小旗,您有什么发现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