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百花大帝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不周山(21)(1 / 2)

百花大帝 老三的左手 2943 2021-04-30 08:07

  共工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关于这个问题其实谢长安在自己的脑海中想过很多次,英武的,霸气的等等但谢长安唯一没有想过的就是即便是共工也会有老的那一天,在洪水的带领下,谢长安他们第一次真正近距离的感受到了不周山的气势,连绵不绝,而且无比的巍峨,共工城就位于不周山的山顶,外表无比的朴实,甚至是有些残破,谢长安根本就看不出来,这样一座整体用岩石打磨而成的王城竟然就是共工的居所,整个山顶除了这一座王城外,再也没有第二个建筑,破旧的同时,竟然还有一丝萧索!

  “还请不要见怪,共工大人不喜奢华,走吧,大人在里面等着诸位呢?”谢长安看的清楚,在通向这共工城的道路上,有着两条平行的痕迹,深约半寸,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形成的,看这痕迹应该是车轮碾压过后的痕迹,想不通,谢长安先将这个问题放在了一边,“你终于来了,我已经是等了你很久很久了!”

  一个身穿白衣的老者坐在木质的轮椅上,声音无比的低沉而沙哑,“师傅,弟子奉命将谢长安等人带了过来!”看来谢长安之前那个模糊的推测是对的,威震天下的共工现在成了一个垂暮老者,再也没有昔日的威武了,“阁下真的是共工?”不同于谢长安的冷静,日心还是开口问道,他虽然没有见过共工,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共工绝对不会是这样的!

  “哈哈哈!天界人间还有谁敢冒充我的名字,老夫自然是共工无疑!”随即目光看向了谢长安,虽然已是垂暮老者,但他的眼神依旧是如过去那么的有力,“难怪我的那些不中用的弟子都会将你看错,你的样子真的很像祝融,可是我知道你不是他,在你的身上没有一丝属于他的气息!”谢长安现在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了,他还真是担心,若是连共工都将自己看做成了祝融,那他可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谢长安现在想起之前四大灵石在自己脑海中留下的信息,说道:“共工大人不必失望,你要见的人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来了,只是您一直没有发现而已!”共工的神情都是有了一丝的变化,他脸部的肌肉在微微的抽动着,“你说的是真的?那么他人呢?”已经有数百年了,共工也一直是在等着和祝融的再次相见,他原本以为这一生是没有机会了,若真是如此,那么这么多年的等待又算是什么呢?当年他要自己活下去的真正原因又是什么?”自己的这些个弟子以为自己和谢长安相见,是为了战斗,根本就不是,现在的共工已经是厌倦了战斗,他只是再再见自己的兄弟祝融一眼而已!

  谢长安四人相互的点了点头,都是拿出了地火水风四大灵石,果然如之前说的那样,四大灵石在感应到了共工的气息后,自动的浮在了空中,散发出无比耀眼的属于四大元素的光芒!“共工,我的兄弟,真高兴我们能再次相见!”四色光芒在空中相遇并融合,一道高大的身子渐渐的出现,火光渐渐的浮现,周围的温度渐渐的升高,这男子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是凌厉的,充满了攻击性,时间过去了数百年,祝融终于是再次出现在了共工的面前。

  转世后的祝融十分的年轻,和共工形成了无比鲜明的对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祝融是弟弟,而共工是哥哥呢?其实刚好相反,曾经的劲敌再次相见,会是一幅怎么样的画面呢?两人爆发惊人的战斗还是相互的看不顺眼,没有,以上这些不过都是猜想,他们两人相见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好久不见!昔日的共工是何等的跳脱,祝融很难想象现在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个老者就是自己曾经的那个兄弟,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还好好的活着就比什么都强!

  “想不到当年的那一战,你竟然是变成了这样,我很愧疚,我本想一死了之,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就这么死了,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为什么当年我让你活着吗?就算是经历了千辛万苦也要活着!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那是为了要将颛顼帝从神坛上拉下来,在天帝的这个位置上他也是做了太久了,你可知道这数百年来,我一直在做什么吗?我一直认为当年人间的洪水形成的原因是很蹊跷的,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是知道了这背后的原因!”

  关于千百年前的人间的那一场洪水之灾,虽然之前谢长安已经是亲耳听不明讲述了一遍,可是再次听到这个名字,谢长安还是能够感受到当年的那一场灾难是有多么的惊人和惨烈!而且直觉告诉自己,接下来祝融要说的事情只怕是更加的惊人和匪夷所思!“你究竟想说什么?难道你想说那一场洪水是人为的吗?”

  祝融点了点头,“正是如此,那一场洪水的始作俑者正是现在的天帝颛顼,很难想象对吧?可这就是真相,他所求的就是让你和大禹彻底的从天界消失,只有这样他才能做唯一的天帝,再也没有人能和他争锋了!”

  洪水惊声尖叫起来,这怎么可能呢?往日的一幕幕到现在还是留在了洪水的脑海中,到现在她还记得当年那个抓住自己衣服的小姑娘,那样的眼神想来自己是一生都无法忘记了!“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当年的洪水是谁弄出来的?”

  “你刚才明明就听的很清楚,为什么还要我重复呢?好,我就再说一遍,是现在的天帝颛顼,除了他当年谁还有这样的能力呢?”祝融是什么性子,现在的他眼眶都是红的,这样的一个事实他当年也是难以接受的,因此,他是真的特别能理解共工现在的心情!共工一声长啸,“哈哈哈竟是如此的荒唐!你可知道当年的那一场洪水究竟是一幅怎么样的景象吗?不明和洪水现在都在你可以去问问他们,你可知道当年和大禹一起治水的将士们死去了多少吗?当年整整十万大军,到最后只剩下不到一万人了!你知道这个数据代表了什么吗?”

  若祝融所言不虚,那么颛顼帝所犯下的罪孽就太过深重了,自己的公道也就算了,可是那十万的将士呢?这笔账又该怎么算!这些年共工身处这共工城他一直都是不敢睡觉,他只要一睡觉,就会被噩梦所惊醒,当年治水也好,和祝融的战斗也好,都是异常测惨烈!“可你现在和我说这些是没有用了,现在的我如同一个垂死的废人,全身的功力已经是不足三成了,加上你现在看到的不过是我的虚影而已,为了维持这个虚影,已经是耗费了我真身不少的功力了,这样的一个我又可以做什么呢?”

  “不,共工你的这一套说辞可以瞒住他人,却瞒不过我,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都在勤学苦练,功力早已是今非昔比了,我当年之所以要告诉你让你活着,让你对我心中怀有恨意,就是为了不让你松懈你自己,现在看来我的效果是真的达到了!若是当年我就告诉你整个事情的真相,依着你的性子,势必要和颛顼斗个鱼死网破,但其实你自己心中是很清楚的,你当年的功力连颛顼帝的一根手指头都碰不到,他要杀你真的是太容易了,因此,我只能是让你不断的隐忍隐忍再隐忍!

  多年的忍耐让你的性子都是发生了惊人的变化,这自然是一件好事情,现在你可以不用忍了,自然也就不用再伪装了,你我都是天神,修炼的方式之一就是要学会吸收天地的精华,因此,你制作的这一张老者的皮囊现在可以舍弃了!在这个世上,最了解共工的男人自然是祝融,他的这个兄弟十分的善于伪装,就算是性子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但做事的风格是骨子里的,是不可能有任何的变化的!

  共工一愣,随即是放声大笑,果然他双脚放在了地上,他从轮椅上缓缓的站了起来,一阵白光闪过,共工果然是舍弃了这一张老者的皮囊,这不是共工的虚影,而是他的真身,这些年来,为了和祝融最后一战,共工看似什么都没有做,其实他这些年一直都是在积蓄力量,为的就是要自己的真身从不周山中释放出来!这虽然是很难的一件事情,但是索性这不周山自从断裂了以后,就很少有人来了,这自然就在无形中为他制造了机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