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百花大帝

第八百二十八章 青一和刀南剑的死斗(1 / 1)

百花大帝 老三的左手 2054 2021-04-30 08:07

  好在青一功力深厚,自身的定力也够足,这才没有让自己陷入到更危险的境地中,他一连在自己的身上点了数下,先护住自己的周身大穴,这空间中的血气很重,看来这些年应该是有不少人都是丧生在这空间之下了,刀南剑这个男人是绝对不可以留着的,不然的话,他必然会成为南部的祸害,“青一,你认为你的山河空间就可以困住我吗?你看看你的周围可有什么变化吗?”这个时候,刀南剑竟然是出现在了青一的面前,青一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可不是什么幻影,而是真实的!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自己怎么就身处在山河空间了呢?不,这么说似乎不对,应该说是血刀空间竟然是和山河空间联系在了一起,刚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觉得很吃惊是吗?咱们哥俩这些年一直都是没有怎么联系,我这些年究竟是做了些什么,想来你也是不知道的,那么我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和你说一说,那一年我败给你之后,我就特意留心了你的一些东西,我知道我是败在了这空间之法上,因此,这些年我是遍访名师,翻阅了大量的古籍,终于是让我创出了这血之空间。只要是我的对手进入到了这血之空间中,那么我不管是身在何处,都是可以在第一时间同时进入,这是因为在他们进入的那一刻,他们周身的鲜血已经是不受他们控制了,能够控制它们的人就只有我而已,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也正因为是这样,你才不是我的对手,我的这血之空间有着很强的侵蚀性,也就是咱们的这一层关系,旁人我根本就不会告诉他,你说,你可愿意认输吗?”刀南剑是一个什么性子的人呢?别看他对什么都是不上心,但只要是他愿意去了解一样东西,他就一定可以了解的清清楚楚,这一点那是谁也比不上的,青一丝毫不意外,“你可真是了不起啊,这要是换做了我,我可做不到,既然闲话都是说完了,那你还在等什么呢?这就动手吧!”是的,刀南剑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要证明,自己绝对比青一强,而且是强出太多了,“你说的对,接下来我要找你讨回你欠我的东西了!”刀南剑左手隔空一抓,血刀稳稳的落到了他的掌心中,随即,刀南剑刀随心动,直接是化作成一道红芒,不过很快的,这一道红芒就变成了两个,两个变四个,呼吸间,青一的周围都是这红色刀芒,青一眼神不变,脚下如风,双手好似盛开的莲花一般,“嗖嗖嗖”青一的指尖点在了这些红色刀芒上!“砰砰砰”凡是被点中的刀芒都是爆裂,原来这些肉眼看见的刀芒不过都是这空间幻化出来的幻象而已,其实从一开始,刀就只有一把而已,有的时候这眼睛会骗人,是万万不可相信的,刀南剑当然清楚这些虚招根本就难不住青一,若是这么简单就可以把这个男干掉的话,他刀南剑又何必要准备这么多年呢?”想不到我当年对付你的招式你都是学会了啊,但咱们两个都是这么的熟悉了,这些没用的东西就可以省下了,来来来,让我见识一下这些你究竟是变得多强了呢?“当”青一以折扇为武器,此刻是与血刀撞击在了一起,血刀诡异凌厉且剑走偏锋,你认为这一招一定是从左边而来,可实际上,他是从后面来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规律可言,而且一招后面连着好几招,当真是有一种被缠上了感觉,对此,青一依然是以防守为主,那折扇虽然短小,但一寸短一寸险,可以当做匕首短刀使用,走的竟然是刁钻狠辣的路子,如此,两人竟然还是可以斗个旗鼓相当,对于这一点刀南剑自然是无法忍受的!刀南剑是一个急性子,一旦久攻不下,那么他就会心浮气躁,这是他最大的一个毛病,也是导致他功力修为一直无法再次提升的最大原因,青一十分的了解他的对手,应该说他要的就是这一个效果,短兵器就是这一点很讨厌,别看它短小,但总是干扰着你的思维,也是十分的让人讨厌的,更不用说在这对敌的时候,刀南剑还在想一些别的什么东西,这就更要命了!“打蛇七寸!”只听见一声脆响之后,血刀竟然是被折扇从中间一分为二了,这血刀原本应该是无坚不摧的,为什么会这么容易的被打断呢?“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在和血刀的威力是你的心意相通的,心志也是坚强,这刀刃也就越强,若是在对战的时候想一些别的,分散了注意力,那么这血刀的威力就会大打折扣,我说的可对吗?”血刀断了,刀南剑根本就不伤心,冷然说道:“是又如何?就算是没有这刀,我一样可以战胜你!”言罢,刀南剑欺身而来,之前就说过这血刀是分为招式和心法两部分的,如今就让青一见识一下血掌的威力好了!半空中浮动着阵阵的掌影,这些个掌影此刻竟然是融合成了一只雄鹰朝着青一飞奔而来,青一呼出一口浊气,刚才能阻挡下这么多招,已经是让他感受到了无比的压抑,想不到这个男人的手段竟然是如此厉害,自己所会的竟然是险些招架不住,“呼”青一飞身就是一掌,这一掌看似平淡,实际上是动用了十成的力量,更严格的说,青一打出的这一掌不是自己的力量,而是空气的力量,他是用自己的手将空气凝聚成型推了出去。“砰”空间中又是一阵震动,两人此刻都是不再废话,各自施展出了压箱底的绝学,因为他们的心中很清楚,如今的对方不管是阅历还是其他的什么方面,都和过去不一样了,若是大意的话,可能自己的小命是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因此,两人的招式以严密合缝为主了,远远看去就好想是两个人缠斗在一起,怎么样都分不开了一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